首页 | 我的世界 | 风云人物 | 历史解密 | 战史风云 | 野史秘闻 | 文史国学 | 传统文化 | 社会热点

AD
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史国学

陈伯之是谁?南梁将军为何叛梁投魏

来源:caoliu 责任编辑:草榴社区

AD AD

  陈伯之,济阴睢陵(今江苏睢宁)人,幼有膂力,少小无赖,家中贫穷,以盗劫为生。后跟随同乡车骑将军王广之征讨齐安陆王萧子敬有功,升迁为冠军将军、骠骑司马,封鱼复县伯,食邑500户。

  齐永元三年(公元501年),萧衍率义军攻打郢州(治所在今湖北武昌),东昏侯萧宝卷任命陈伯之为豫州刺史,占据寻阳(今江西九江)来抵御义军。萧衍攻下郢州,找到陈伯之的幢主(南北朝时禁军主将的称呼)苏隆之。派他劝说陈伯之投降,告诉他如能归附,就封为安东将军、江州刺史。陈伯之虽接受了这一条件,但心怀犹豫,首鼠两端。萧衍趁其犹豫,率大军抵达寻阳城下,逼他投降。陈伯之不得已而归附。

陈伯之1.jpg

网络配图

  萧衍封陈伯之为镇南将军,领着他一道去攻打建康(今江苏南京)。大军围困建康城,每当有投降的人从城中出来,陈伯之就召唤来小声地探问城中的情况。萧衍怕他再有反复,就召他来秘密地说:“听说城中将吏对你投顺一事非常恼火,想派刺客来杀你,你应当慎重考虑,务加小心。”陈伯之不相信。正逢东昏侯的将领郑伯伦投降,萧衍再派他从陈伯之那里经过,对他说:“城中人对你很恼火,想写信引诱你去投降。你一投降,就要剁下你的手脚;你如果不投降,也要派刺客刺杀你。你要作好防备。”陈伯之害怕,不敢再有倒戈的念头。由于作战有功,建康平定后,进号征南将军,仍回江州(治所在今江西九江西南)镇守。

  陈伯之不识多字,公文书信只能看懂大概意思。大事的裁夺往往取决于身边的心腹。他身边有邓缮、戴永忠、褚緭、朱龙符等重要心腹。朱龙符是陈伯之同乡,任长流参军,仗着陈伯之不明下情,恣意胡行。萧衍得知后,亲笔写信由陈伯之儿子陈虎牙送来,陈述朱龙符罪状。陈伯之认为朱龙符是骁勇健儿,对他不作处罚。邓缮曾救过陈伯之,任江州别驾,萧衍派人代替邓缮江州别驾职位,陈伯之认为邓缮有功绩不动他的官职,将所派来的人担任治中。褚緭是个品行恶劣的小人,向来有窜掇陈伯之叛梁投魏的打算。陈伯之身边的心腹对萧衍都怀有敌对情绪。邓缮劝说陈伯之叛梁,认为现在国库空虚、东方饥荒,是千载难逢的时机。褚緭、戴永忠等也极力附和。

  于是陈伯之召集将吏说:“我接到齐建安王指令,他率江北10万大军已进驻六合(今江苏六合),命令我们运粮连下,我受齐明帝厚恩,要以死相报!”并把褚绢假造的萧宝夤的书信拿给大家看。众将果然相信,歃血为盟,同心反梁。

  武帝命王茂攻讨陈伯之,陈率众攻豫章(今江西南昌),留下同乡唐盖人守江州。王茂也率军追到豫章。豫章太守郑伯伦坚守,陈伯之攻城不克,王茂前军已赶到,陈表里受敌,大败逃走,与陈虎牙、褚緭等都逃入北魏。魏封他为平南将军、光禄大夫,曲江县侯。

  天监四年(公元505年),武帝派临川王萧宏率军北伐,两军对峙,萧宏命谘议参军、记室丘迟写信招降陈伯之,这就是有名的《与陈伯之书》。书中晓之以利害,告之以危局有“将军鱼游于沸鼎之中,燕巢于飞幕之上”的名句;动之以乡情,有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”之佳句;而后喻之以大义。感于此书,陈伯之迫于形势,终于带8000兵在寿阳(今安徽寿县)归降。儿子陈虎牙被魏人所杀。武帝封陈伯之为骁骑将军、太中大夫,永新县侯,食邑千户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北宋名相寇准是个饱受争议的人物,一方面,历史小说和各种演义中对这位“老西儿”的评价极高,与他同时代的那些大臣和百姓对他的能力也毫无怀疑,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是个不招人待见的人物,有人说小人不待见他,君子也不喜欢他,这是怎么回事呢?对此,他的朋友张咏一句话道出了其中的秘密。

  寇准的老朋友张咏听说寇准当了宰相,就对自己的同僚说了一句大实话“寇公奇材,惜学术不足尔。”后来寇准被贬官,见到了老朋友张咏,便问张咏有什么要说的,张咏缓缓的说“《霍光传》不可不读啊。”寇准当时还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,便回去读书,当读到“不学无术”四个字时,自己也笑了起来,说这就是好朋友张咏对我的评价啊。

2.jpg

网络配图

  张咏所说的寇准“不学无术”,当然不是因为他学问不高或者是见识有限,而是说寇准的性格过于刚烈,固执己见、度量太小而不能容人,处事圆滑不足,将来一定会吃亏,结果寇准果然吃了大亏。

  俗话说“宰相肚里能撑船”,身为高官必须有度量才行。可寇准这宰相当的不但让同僚害怕,连皇帝也害怕。有一次。官员王淮和祖吉因为受贿被查处,然而最后王淮仅被打了20大板,而罪过明显比王淮轻的祖吉却被处以死刑,原因很简单,王淮的哥哥是宰相王沔。这下寇准不愿意了,直接将这件事向宋太宗做了报告,还当着皇帝的面质问王沔说:“这难道不是刑罚不平吗?”王沔吓得魂不附体,连连谢罪。结果第二天再上朝发现,所有的官员见了寇准都发抖。

AD AD
标签:
caoliu草榴社区,caoliu最新社区2016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,如对本文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。

相关新闻阅读:

相关热点图片

AD
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