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我的世界 | 风云人物 | 历史解密 | 战史风云 | 野史秘闻 | 文史国学 | 传统文化 | 社会热点

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热点

历史上明朝最后一个皇帝“崇祯”和大明二三事!

来源:caoliu 责任编辑:草榴社区

  记忆中最初对崇祯皇帝的印象,来自小学暑假时读《鹿鼎记》,当时对历史不了解,只知道明末最后的帝王崇祯,乃是金庸小说里绝世高手独臂神尼的父亲。今天咱们就以这位饱受争议的历史人物为对象,来展开聊聊明朝那些事儿以及崇祯的八字命理与人生宿命。

  一、明毅宗皇帝——虽非亡国之君?而当亡国之运!

  明代,姓朱,名由检,光宗帝第五子,天启二年壬戌受封信王,天启七年丁卯八月,熹宗重疾,召其受遗命,兄长逝丁巳日继皇位,遂大赦天下,次年以戊辰年为崇祯纪元。

  据书载,崇祯沉机独断,刈(音yi即割)除奸逆,戮魏忠贤及其党崔呈秀(阉党五虎之首),赠恤冤陷诸臣,慨然有为,天下有望治平。

  惜乎大势已倾,臣僚之党局已成,草野之物力已耗,国家之法令已坏,边疆抢攘已甚,实乃积习难挽、溃烂而莫可救矣。

  崇祯在位十七年,不迩声色,忧劝惕励,殚心治理,然性多疑而任察,好刚而尚气;任察则苛刻寡恩,尚气则急遽失措。

  当夫群盗满山,四方鼎沸,而委政柄者非庸即佞,剿抚两端,茫无成算。内外大臣救过不给,人怀规利自全之心。言语戆直,切中事弊者,率皆摧折以去。其所任为阃帅者,事权中制,功过莫偿。败一方即戮一将,隳一城即杀一吏,赏罚太明而至于不能罚,制驭过严而至于不能制。

  加以天灾流行,饥馑洊臻,政繁赋重,外讧内叛。譬一人之身,元气羸然,疽毒并发,厥症固已甚危,而医则良否错进,剂则寒热互投,病入膏肓,而无可救,不亡何待哉?

  当亡国之运,又乏救亡之术,徒见其焦劳瞀乱;帷幄不闻良、平之谋,行间未睹李、郭之将,卒致宗社颠覆,徒以身殉。十七年甲申,自成直犯京师,京营兵溃,毫不抵抗。丙午日晡(音bu即申时)外城陷,是夕皇后周氏崩;丁未昧爽(即拂晓)内城陷,帝亦崩于万寿山。南都谥思宗、怀宗,改谥毅宗,年号崇祯,清乾隆时谥为庄烈帝。

  这几段内容,拼凑自《明史·本纪》和《明史·流贼转》,信息量很大,朋友们可细细咂摸。虽说明史清编,但哪个朝代的历史未经后世编撰过?编撰与编纂一字之差,却很耐人寻味。

  二、众说纷纭的大明朝——天子守国门?君王死社稷?

  毅宗帝殉国时衣襟有书云:朕凉德藐躬,上干天咎,然皆诸臣误朕。朕死无面目见祖宗,自去冠冕,以发覆面。任贼分裂,无伤百姓一人。

  对于大明朝,因小说《金瓶梅》、《万历十五年》、《明朝那些事儿》,以及影视剧《大明王朝》、《绣春刀》等等,大家并不陌生,茶馆认为虽然素材不少,但想真正了解明朝,不妨先从名头最大的《金瓶梅》入手,虽然是假托宋朝旧事,却深入剖析、真实展现了晚明政治社会的各种现象,是一幅曲尽人间丑态的时代风俗画卷,盖为世戒,非为世劝也。

  对于明史,孰是孰非孰荣孰辱,网上争论不一,朋友们也各有见解;茶馆认为,无论哪个时代,对明史深入研究、认真思索都很有意义,这段历史里面体现了太多有价值的信息。

  三、明朝二三事——官断十条路VS合法伤害权

  官断十条路,九条人不知;模糊之处即为谋私之途。

  明朝大官拿政策,小吏管执行;谋私各有门道。大官自不待言,小吏权力虽小,却可在执行过程中或深或浅、或快或慢,此谓现管、此谓小鬼难缠,若不打点,正常的事也就给耽搁了。

  明朝内阁首辅张居正言:人们怕那些吏,非要贿赂那些吏,并不是指望从他们手里捞点好处,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。这话让人不由得深思:官吏合法祸害别人那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,而社会的资源和财富也据此重新分配和调整。

  明代这种合法伤害权乃历史上积弊已久的潜规则,是封建专制形态下、公权力缺乏监督的体制下,穿着合法外衣搜刮民脂民膏的权力寻租。封建专制下权力若要造福于民,不但需要大量资源支撑,且成效有限;而若搜刮于民,却成本低廉,且收益巨大;因此官宦利益集团历来把合法伤害权视为一本万利的好生意。

  换个角度来看:施恩者很难掌控受益者的良心,而施害者却可单方面控制局面,因为施害者仅须依赖对方的恐惧即可;任何人都有恐惧,但却不见得任何人都良心满满。对权力的拥有者来说,行使合法伤害权这门生意,其成本为良心,换来的却是真金白银!在这种形态下,当冤大头是老百姓的无奈之选,而贪污腐败、同流合污则成了官吏最佳的选择,其实这是利害格局所决定的必然结果!

  因为挤进官场后收益率极高,稍有根基者都削尖脑袋往里钻,于是官僚利益集团日益膨胀、愈演愈烈,直至十羊九牧,将羊(百姓)吃绝种,但此时食肉动物(利益集团)也会面临生存危机,于是乎国之将乱,轮回重现。

  坐轿子的人越来越多,轿子越来越沉;抬轿子的人越来越少、越来越羸弱;轿子岂有不翻之理?

  合法伤害权的最大受益者是整个官僚集团,连皇帝也都只是一枚棋子,而最大的受害者肯定是底层庶民。崇祯虽知大势,欲挽狂澜于既倒,张居正和海瑞也视图解决明朝积弊,但那些举动恰恰就是在触动庞大利益集团的奶酪,无疑是与根深蒂固的潜规则去掰手腕,结果可想而知。可以说无论是精神洁癖的海瑞、还是深谋远虑的张居正、乃至九五之尊的崇祯皇帝,却都是这种强大潜规则下的牺牲品和被惩罚者。

  四、格局派VS旺衰派——筮无定法,阴阳互根

  聊了几段历史,咱们再回到茶馆的专业,聊聊易学。茶馆之前写过不少实际案例分析,奇门类的、六壬类的、姓名类的、梅花读象类等等,还曾破例谈过流年读象单柱大势分析总结(《岁月》留下一盏灯,让你心中无黄昏),这回还是首次谈四柱命理。

  不是不能谈,实是有些顾忌,讲公道话易遭非议。目前市面上四柱命理门类复杂,就连不用藏干、不用纳音神煞这些基本要素的新派四柱都能风生水起了......四柱命理学远不如大六壬的传承脉络清晰完整;虽然当下奇门派系也挺乱,但尚算有迹可循,也比四柱规范许多。

  四柱命理非常实用,所以研习者众多,但当下各派推敲到一定程度后却理论迥异、各执一词。不过多以定日元旺衰后取用断之,然后病药流通、强抑弱补、顺势化泄、通关调候、平衡全局......

  可以说旺衰法已成当下主流,毕竟旺衰法太极点明显,简单易学好上手;但格局法传承已久,古时多有星命大家论述,岂能弃之如敝履?格局法太极点不易定夺,仅护卫、真假、清纯这三关就难住了太多人,但也不能因噎废食。

  茶馆认为四柱命理和风水学很相似,同样风水流派的形峦与理气之争也由来已久。何不将二者看作体用关系,一者为体一者为用,二者乃是阴阳关系,互根互补缺一不可;格局与旺衰无疑也是类似的体用关系,若偏执其一难免判断有失偏颇。

  谋大事者首重格局:审格局,决一世之荣枯;观气色,定行年之休咎。换言之,可把格局看做形峦宿缘和祖荫门第,旺衰看作理气流通与后天禀赋,二者有机结合后的命理学体系既有宿命之因果,又兼顾后天的个人能动性,茶馆认为这种易学判断无疑会精彩到位很多!

  五、格局浅言——言难尽意

  《子平真诠》云:八字既有用神,必有格局。有格局,必有高低......由极贵至极贱,万有不齐,其变千状,岂可言传?格局首论八格,次论从化(这块尤难把握),再论一行得气之专旺、两神成象及暗冲暗合、外格杂格。

  《子平大全》云:凡看八字,先明从化;从化不成,方论其它。这话其实早点明了先看从化是否成格,若不成格再按常规方法判断;今人读书不加思索对此往往一掠而过,才导致了断命时仅看旺衰、仅机械套用公式来生克制化、刑冲害破克、帮扶克泄耗,因之断命流于偏颇,时准时不准。

  《滴天髓》言:从得真者只论从,从神又有吉和凶;化得真者只论化,化神还有几般话。从化确实不好判断,真从假从真化假化、是否争合妒合,难度的确不小......

  六、朱由检八字——乙庚化金格,惜强木辱金

  步入正题,开始聊崇祯皇帝的八字。《三命通会》言:毅宗帝造,辛亥、庚寅、乙未、己卯。其评注云:明帝崇祯,交丙运失国,仅仅九个字。

  历史上,曾有命学大家对崇祯八字细致点评过,茶馆断不敢在此妄言,仅以袁树珊先生之论断为纲要,再简单梳理一二。

  当下四柱流派对相合多以合绊论之,对化气更是敬而远之;而袁先生论命时除了四柱干支之外,不但重视神煞纳音等基本因素,亦重视命宫、小限,且对合化之运用灵机多变,而这三点都是当下主流四柱预测所不采用的;咱们今天且不论哪种方法更好,仅从袁先生的断命案例来开拓下思路。

  《通会》:明神宗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卯时生;

  《明史》: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丁未自缢卒。

  命宫:庚子(癸);

  年柱:辛亥(壬甲); 月柱:庚寅(甲丙戊);

  日柱:乙未(己丁乙);时柱:己卯(乙);

  大运: 1~10岁:己丑;11~20戊子;21~30丁亥;

  31~40岁:丙戌;41~50乙酉;51~60甲申。

  命局优势:

  1、日元乙木,月干庚金,二者化金成格,木从金化;

  2、月支寅木藏甲,日支未土藏己,甲己相近相亲而化土,唇齿相依,金得土生,亦可上下交孚。

  3、时干之己,暗中引甲,亦有化土生金之势;

  4、命宫之干庚金,更为日干化金之嫡系臂助;

  5、命宫之支子水,为日主之太极贵人(甲乙生人子午中)、也为天乙贵人(乙己鼠猴乡)、亦为帝座;

  6、命宫庚子,干支皆为命主之助力,命主八字乙庚化金之格更显清奇,天干化合者秀气也;

  命局劣势:

  1、庚寅月乙未日,已过立春,乙庚所化之金并不得令;

  2、年支亥、时支卯、日支未,三者合木局,月令又为寅木,命主命局之木,不但得令,且林林总总、气象森森,有木强金折之嫌;金虽胜木,然一刃不能残一林,此之谓也。

  3、年干之辛,暗中引丙,化水泄金;

  4、月支之寅,虽为乙庚化金之恩物,却适值亡神(虎卧亥卯未),亡神于月时见之最重。亡者,失也,自内失之谓之亡;此命造亥卯未木局,临官在寅,然寅中之丙火盗甲也。

  5、时支之卯,虽为命主之将星(亥卯未见卯),然木盛辱金,终为金之患。崇祯一生虽忧勤惕励、殚精竭虑,然朝廷之臣门户党争,疆场之将骄矜惰慢,岂非宿命?

  七、流年大事印证——人命胜人事!!!

  崇祯生平部分流年大事分析印证:

  A、十八岁大运莅子水,岁值丁卯,丁巳日即帝之尊位,沉机独断,刈除奸逆。

  析:子水为日主之贵人,大运之子助命宫之子,为贵人归垣;岁值丁卯,为日主之禄元;

  B、十九至二十一岁,戮魏忠贤、崔成秀之尸,洪承畴亦尚可败贼。

  析:这几年仍在子运,虽经戊辰、己巳、庚午等流年,然贵人之力尚未全衰,故仍能慨然有为。

  C、二十二岁,清兵围祖大寿于大凌城,太监张彝宪总理工户二部,宋可久等虽相继直谏,亦不采纳;复中清人之间而杀袁崇焕,信馋言而罢孙承宪,人民饥苦、盗贼益炽。

  析:此年子运已过交入丁运,岁值辛未,天干化水泄金,岁支强化了地支三合木局,木盛忌神得势,以致崇祯昏招连连。

  D、二十四岁,孔有德等降清,又张彝宪请催逋赋(欠缴逃避的赋税)一千七百余万,致民不聊生,虽范叔泰直谏亦不能听,是以清兵乘势取旅顺,而大学士徐光启亦卒。

  析:岁值癸酉,天干化火克金,地支酉来冲卯。

  E、二十九岁,京师戒严,卢象升战死于巨鹿(戊寅还是己卯待考证)

  析:此时正行亥运,岁值戊寅,小限壬申;戊能化火,固为忌神,申寅刑冲,尤非佳兆,同时又戊壬抵触,其弊已不可胜言。

  F、三十三岁,清兵竟克松山,洪承畴亦降,大势倾矣!

  析:运行丙,岁值壬午,岁干之壬克大运之丙;岁支午与生月之寅化火克金。

  G、三十五岁,三月乙巳,李自成兵犯京师,京营兵溃;丙午日,日晡城陷,是夕皇后周氏亦崩;丁未昧爽,内城陷,帝复崩于万寿山。

  析:运行丙,岁值甲申,小限丙寅,二丙合辛助纣为虐,又申寅刑冲,足以使乙庚化金之根本动摇,虽有岁干甲来化土,亦难挽回颓势。乙巳、丙午、丁未三日,干为乙丙丁,支为巳午未,火势炎炎,如焚如惔(音tan),致使乙庚化金之正格完全销毁!岂非命也!

  八、尽信书不如无书

  民国命学大家徐乐吾也点评过崇祯八字,非常简短,取用却与袁先生截然相反,认为此命造从木忌金,易友们不妨慎思之——徐先生认为亥卯未旺局聚气,当从木之旺势,实与曲直格类似,然曲直格不可见庚辛之气,见庚辛官杀即非此格。况曲直格之人多秉性仁厚,崇祯既为帝王又怎可以仁厚谓之!

  这里茶馆多说两句,咱们 学易的朋友们不能见了书就相信,需考证一二。徐先生言崇祯交酉运逢甲申年而卒,这话就得思考一下了;若交酉运就得46岁以上了,而朱由检(公元1611年辛亥—1644年甲申)总共活了35岁,咋能进入酉运呢?

  为什么很多易友看了很多书、跟着很多大师学习后,自己的易学占断水平还是很难提高、甚至是越学越迷糊——书中有诸多谬误只是其一,反观自身,不好好考证、不深度思索实乃更重要的原因!

  九、拾遗补缺——东林党、天煞孤星、钦天监择吉

  袁先生对崇祯之命造分析已经比较详细,茶馆个人是非常敬重袁先生的人品与学识,作为末学后进亦没资格公开对先生的推命方法提出异议。在此茶馆拾遗补缺简单提示三处比较有意思的地方,三生万物,咱们仅聊三点,不再继续发挥了,易友们若感兴趣可用这种思路为引子继续推敲出更多的细节来。

  1、命局中的东林党:

  崇祯命局众木成林,木有文明之象,历史上颇受争议的东林党无疑在崇祯的八字里已有所显现,实为宿命。

  地支合局者本为福德也;但对命主来说,更要看所合局之五行在其个人命理中的喜忌:为用则喜,若为忌则危害大矣!

  再从纳音看,日柱乙未纳音砂中金,月柱庚寅纳音松柏木,二者金木相战于金并无裨益,月柱亦有同僚同事之喻象,此处同僚纳音为木,木却为此命局最大病患,崇祯殒身前喟叹——皆诸臣误朕。这岂非前定!

  彩蛋:其实仅仅从木旺为忌这个角度而言,后世某些认为崇祯八字当从木的论断也是靠不住的;若真从木则会受益于东林党之强力臂助,又岂会命陨国失?再者还有些认为身旺不从的论断,若身旺用官杀,用神官星庚金入囚且自坐绝地,又岂能贵为帝王?若非合化成格,又岂能有这一世富贵!若非与月干合化成格,又怎能得到兄长的眷顾继承大统!

  2、随流年而来天煞孤星:

  殉国之年1644年岁值甲申,纳音泉中水,泉中水者,金水相生、水木相济,命局病患旺木之势更胜;岁支申为劫煞(亥卯未见申),同时申又为孤辰(巳午未见申),劫杀孤辰之结合则为天煞孤星。

  天煞者,克也;孤星者,孤也。书云:天煞孤星天降临,孤克六亲死八方。劫煞为自外夺之,劫者,夺也,劫在五行绝处。丙申岁,崇祯命犯天煞孤星,临孤辰众叛亲离成为孤家寡人,临劫煞内忧外患被人夺去江山,这岂非天意!

  3、钦天监择日有待商榷:

  丁巳日继位,朱由检生年辛亥,丁巳与辛亥二者天克地冲,祸变早伏于斯;今想来实不解为何钦天监会犯此低级错误。但据传早年朱元璋曾过河拆桥,把整个钦天监的编制降了好几级,致俸禄大减,若真是这样,岂非因果!

  再者以戊辰年为崇祯纪元,这里也有问题,崇祯日柱乙未,于甲午旬中,见辰巳为六甲空亡,且辰为又为崇祯命局之寡宿(巳午未见辰)。空亡常见,若再临寡宿则就别有意味了,《造微论》云:空亡更临寡宿,孤独躘踵(lóng zhǒng行动不便、踉跄欲跌的样子),定戊辰年为崇祯纪元,实是早就暗合了崇祯这一世短暂的富贵,在踉跄中艰难维系,但终难抵时空之大势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黄粱一梦、归于空亡......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标签:
caoliu草榴社区,caoliu最新社区2016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,如对本文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。

相关新闻阅读:

相关热点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