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我的世界 | 风云人物 | 历史解密 | 战史风云 | 野史秘闻 | 文史国学 | 传统文化 | 社会热点

AD
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热点

许平君霍成君都因皇后之位而死她为何能善始善终

来源:caoliu 责任编辑:草榴社区

AD AD

  汉宣帝的皇后:汉宣帝刘询,原名刘病己,生于汉武帝征和二年(公元前91年)。他是汉武帝和卫子夫的曾孙,戾太子刘据和史良娣的孙子,史皇孙刘进和妾王翁须的儿子。巫蛊之祸,家人蒙难,襁褓中的刘询曾下狱,后被祖母史家收养,直到汉武帝下诏掖庭养视,上属籍宗正。元平元年(公元前七十四年)昌邑王刘贺被废后,霍光等大臣将他从民间迎入宫中,先封为阳武侯,于同年7月继位,时年十七岁。

  后宫,是一个充满悲伤的地方,即使高高在上的皇后,也逃避不了悲哀命运。汉宣帝的三位皇后在西汉的整个后宫悲剧里,具有典型代表意义,他的三位皇后,唯独王氏能得善终,其她两位都逃脱不掉被杀害的凄惨结局。  

1_副本2.jpg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第一任皇后许平君被投毒害死。刘病己出生数月,即逢“巫蛊事件”,刘据因受江充诬陷,为父皇汉武帝所疑,他惧祸而被迫起兵讨伐江充,兵败被迫自杀。其母卫子夫也随之上吊自杀,株连满门,幸存者也被削籍为民。当时刘病己还在襁褓之中,只是个待哺婴儿也被下令收监坐牢,五岁那年他才走出监狱,结束了牢狱生活。出狱后的刘病已来到了其在鲁地的祖母家中寄居。

  元平元年(公元前七十四年)昌邑王被废后,霍光等大臣将他从民间迎入宫中,先封为阳武侯,于同年7月登上皇位,时年十九岁。

  许平君是昌邑人,汉宣帝皇后,今山东金乡人。她出生在一个境遇凄惨的家庭里。许平君的父亲名叫许广汉,因被诬告“从行而盗”而受腐刑成了一个宦官,先担任过掖庭丞,后转任暴室啬夫——宫廷监狱的典狱官。就在许广汉做宫廷典狱官的时候,刘病己来到了掖庭接受文化教育,和许广汉同居一间宿舍,两人成了舍友。却不想相处日长后,许广汉和刘病己成了忘年交。很自然的,刘病已认识了同样在狱墙边长大的许平君。 

  结婚的第二年,小夫妻生下了一个儿子。儿子出生还不满百日,命运便展示了它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魔力:刘询被选中,成为大汉王朝的第十任皇帝。

  刘询成了皇帝,谁做皇后呢?按照正常人的想法,当然应该是在贫寒中对刘询不离不弃的结发之妻许平君,更何况她还生下了孩子。 

2_副本2.jpg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刘询当上皇帝后,为了迎合统揽大权的霍光和其它朝臣,但又唯独不能丢开自己的发妻,将皇后桂冠给予一个不认识的女子;在朝臣联名上书请立皇后之前,刘询发布了即位后的“初诏”。他说,“我在贫寒微薄之时,只有一把旧剑陪伴我左右,现在我虽登大位,但仍然十分想念这把旧剑,众卿能否帮我将其寻回。”诏书情真意切,字字句句表述的都是他和许平君之间的旧日情意。

  朝臣都是聪明人,谁都知道宣帝的意思,虽然不愿意,但这是“初诏”,皇帝登基之后的首个诏书,怎能上书请求驳回?无奈,群臣联名上书,请立许婕妤平君为后。

  十一月壬子日,许平君成为大汉皇后。当这对同患难共富贵的少男少女站在高台上接受百官朝贺,互送深情微笑的时候,他们不会知道,世上最阴险的诡计正在向他们扑过来。

  首先对女儿未能成为皇后表示不满的,正是霍光大将军本人。霍光对女儿未能正位中宫,这位父亲不可能没有一点想法。更何况拒绝迎娶自己女儿的刘询,完全是靠了霍光才当上皇帝的。

  过了一年左右,霍光的气消了,可是他妻子霍显的气却消不了。不但消不了,而且还大有星火燎原之势。 

  霍显,其实并非霍光的原配妻子,她的出身很卑贱,不过是霍光元配妻子东闾氏的陪嫁婢女而已。按照古代的婚姻制度,陪嫁丫头有侍侯小姐姑爷的义务。侍侯小姐当然是任打任骂、任劳任怨;而侍侯姑爷,内容就更多一些,因此,霍显便成了霍光的小老婆之一。东闾氏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早死了。霍光对东闾氏的陪嫁丫头、小老婆霍显念念不忘,干脆不再另娶名门闺秀,直接就把霍显升做了大将军夫人。许平君阻碍了霍显当皇帝丈母娘的光明前程,结果可想而知。公元前七二年,做了两年皇后的许平君再次怀孕。到快分娩时,已是寒冬天气,孕妇体弱,许平君不慎感染了风寒,有些不舒服。由于她宫中侍女人数少,懂得照顾孕产妇的更几乎没有,所以刘询不得不从宫外请一些有生育经验的官员之妻入宫照顾皇后。  

3_副本2.jpg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在这些被选定的妇人中,就有宫庭警卫淳于赏的妻子淳于衍。她懂得一些妇产科知识。霍显便召见淳于衍,安排投毒害死皇后许平君。

  淳于衍颇通医术,回到家里,她将一种名为“附子”的中药捣成粉末,缝在衣中,顺利地通过了检查进宫了。

  公元前七一年正月,许平皇皇后分娩,生下了一个小公主。生产消耗了许平君太多的体力,原本就有疾病的她更虚弱了。于是太医们便开出一张药方,让侍女们为许皇后制作滋补的药丸。

  就在制作药丸的时候,淳于衍终于找到了机会,将附子粉末掺入了丸中。许平君吃下这“大补丸”后,感到很不舒服,问身边的人:“我头好晕痛,药中难道有毒吗?”淳于衍连忙说: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”

  很快,许平君便觉得心烦意乱,烦闷无比。不一会儿工夫,十九岁的许平君便不明不白地死去了。这一天,正是汉宣帝三年的正月癸亥日。许平君只做了不到三年的皇后。

  许平君就这么死了。她被追谥为恭哀皇后,下葬在西安市郊之南。若干年后,她的丈夫也落葬于此,此地便被称为杜陵。然而许平君没有与刘询合葬,因此她的陵墓单称少陵,也称杜南。 

  第二任皇后霍平君自杀身亡。许皇后刚刚落葬,霍显便急不可待地让霍光将女儿霍成君送进了皇帝的后宫。入宫的第二年三月乙卯,霍平君便当上了皇后。

  霍成君初做皇后,倒也想给皇帝丈夫留下好印象。于是就学着许平君的样子,每五天一次去长乐宫拜见刘询的叔祖母、皇太后上官氏。  

4_副本.jpg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自从许皇后一死,年青的皇帝很快就看明白了形势,知道自己还远远没有与霍家抗衡的能力。他采用了韬晦的办法,将所有的怒火都压了下去。因此,刘询与霍平君的夫妻关系,看上去好象还是很亲昵的,甚至相好程度远超许皇后。这令霍光和霍显夫妻都非常高兴。

  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,霍平君始终没有怀孕,更谈不上诞育嫡出太子。就在霍显为外孙儿的降生操心的时候,霍光去世了。

  霍光死后不久,霍家决定造反,谋反的消息很快就被霍家一个马夫的朋友张章探听到。他立即飞奔着去告密。就这样,霍家还没有来得及动作,就被刘询的军队一网打尽了,将霍家全族诛灭。

  八月己酉日,刘询派有关部门向霍皇后颁布了这样的命令:“皇后荧惑失道,怀不德,挟毒与母博陆宣成侯夫人显谋欲危太子,无人母之恩,不宜奉宗庙衣服,不可以承天命。呜呼伤哉!其退避宫,上玺绶有司。”

  二十三岁的霍平君不得不结束她五年的皇后生涯,孤零零地搬进了冷宫昭台宫。十二年后,刘询不知怎么的又想到了她,觉得住昭台宫还太便宜她了,下令让她再搬到“云林馆”去住。

  霍平君至此已全无生趣,她不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是什么。但是她知道,皇太子已经成年,自己的将来只会愈来愈凄惨。于是,她就在云林馆里自杀了。

  霍平君死的时候,大约三十五岁。下葬在长安市郊蓝田县昆吾亭东。

  霍光一生英雄,对大汉王朝又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只因为错爱了一个无知无畏的女人霍显,落得子孙绝灭的下场。

  现在,许平君和霍平君都死了。该由谁来当皇后呢?既克夫且无子的第三任皇后王氏得以善终。王氏的父亲,就是刘询在民间生活时所认识的斗鸡翁王奉光。据说王奉光的祖先在汉高祖时期曾经做过关内侯,但是到王奉光的时候,王家的地位已经是马尾拴豆腐——提不起了。 

  王氏的人生,有一点与许平君非常相似、甚至远远超过许氏的地方,那就是未婚丧夫。王奉光为女儿克夫而伤透脑筋的事情,刘询早在民间时就已经很了解了。因此,当他成为皇帝之后,下了一道旨意,召老友王奉光的女儿入宫为婕妤。于是,在民间以克夫闻名的王氏,就这样嫁给了刘询。

  王氏在宫中并不出名,刘询对她也很少问津,虽然入宫多年,从来也没有生育过孩子。又是老友之女,又是无子之妃,老实巴交的王氏就这样成了宣帝心目中的“最佳养母人选”。  

5_副本.jpg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公元前64年二月,王氏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宣帝刘询的第三任、也是最后一任皇后。刘询对她的夫妻情份,却是不进反退——因为他不愿意让嫡后拥有自己的儿子、夺去对刘奭的宠爱、更甚至重演霍皇后试图谋杀小太子的故技——因此,王氏虽然名为皇后,刘询却很少见她,更是从不光顾她的寝宫。 王氏则把所有的精力和爱都给了许平君的儿子刘奭,对他全心全意地爱护养育。这对异乎寻常的母子之间,渐渐结下了深切的母子亲情。

  虽然没有对王氏尽到一个做丈夫的义务,刘询还是尽可能地用其它的方法补偿。当年那个斗鸡走狗的王奉光,也因此托了女儿的福,被封为邛成侯。

  又过了十六年,刘询去世了。公元前33年,刘奭即位为帝,是为汉元帝。汉元帝刚一登基,便尊养母王氏为皇太后,并且封养母的兄长王舜为安平侯。刘奭为帝十五年后去世。继位的是刘奭的长子刘骜。永始元年(公元前16年),邛成王太后以七十多岁的高龄去世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 

  结婚的第二年,小夫妻生下了一个儿子。儿子出生还不满百日,命运便展示了它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魔力:刘询被选中,成为大汉王朝的第十任皇帝。

  刘询成了皇帝,谁做皇后呢?按照正常人的想法,当然应该是在贫寒中对刘询不离不弃的结发之妻许平君,更何况她还生下了孩子。 

2_副本2.jpg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刘询当上皇帝后,为了迎合统揽大权的霍光和其它朝臣,但又唯独不能丢开自己的发妻,将皇后桂冠给予一个不认识的女子;在朝臣联名上书请立皇后之前,刘询发布了即位后的“初诏”。他说,“我在贫寒微薄之时,只有一把旧剑陪伴我左右,现在我虽登大位,但仍然十分想念这把旧剑,众卿能否帮我将其寻回。”诏书情真意切,字字句句表述的都是他和许平君之间的旧日情意。

  朝臣都是聪明人,谁都知道宣帝的意思,虽然不愿意,但这是“初诏”,皇帝登基之后的首个诏书,怎能上书请求驳回?无奈,群臣联名上书,请立许婕妤平君为后。

  十一月壬子日,许平君成为大汉皇后。当这对同患难共富贵的少男少女站在高台上接受百官朝贺,互送深情微笑的时候,他们不会知道,世上最阴险的诡计正在向他们扑过来。

  首先对女儿未能成为皇后表示不满的,正是霍光大将军本人。霍光对女儿未能正位中宫,这位父亲不可能没有一点想法。更何况拒绝迎娶自己女儿的刘询,完全是靠了霍光才当上皇帝的。

  过了一年左右,霍光的气消了,可是他妻子霍显的气却消不了。不但消不了,而且还大有星火燎原之势。

AD AD
标签:
caoliu草榴社区,caoliu最新社区2016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,如对本文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。

相关新闻阅读:

相关热点图片

AD
AD